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石的博客

西域车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记忆—家乡的老牛  

2015-11-28 23:48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童年记忆—家乡的老牛 - cheshizhongren - 山石的博客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童年的记忆— 家乡的老牛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我的孩提时代是在家乡度过的,那时候生产队家底子薄,繁重的体力劳动全靠牛和驴。牲口的多寡代表了一个生产队的富裕程度,在那个耕牛遍地走的年代,老家村子里每个生产队都有个牛棚,我童年许多美好时光就是在牛棚里度过的。
        记忆中,当了一辈子饲养员的小祥叔和辛未哥,他们对牛感情都很深,饲养员一年四季都是要睡在牛棚里的,邢台大地震以后,生产队里房子紧缺,我们家人口多,住的房子少,我晚上就住在牛棚里和他们就伴。每天夜里他们都要起来好几次为牛添加草料,很辛苦的,早晨起来耕牛都去干活去了,饲养员就要把牛棚清理干净,特别是耕牛夜间歇卧的地方,每天都要铺垫一层干土,保持干燥松软,以防屎尿浸湿给牛带来不适。在悠扬的牛铃叮当声中,他们陪伴着老牛度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。
        牛棚里有个专门住人的房子,房子里有农村人家家都有的大炕,除了大炕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摆设,除了牲口用的拌草棍、草筛子等工具外,还有一口大铡刀,大铡刀特别沉重,铡草、续草这可是技术活,负责续草的人弄不好还能把手指头铡下来呢!冬天的晚上,在如豆的煤油灯下,我就趴在凳子上写完作业后,就迫不及待地去纠缠丰凯叔讲故事、说笑话。炉子里的火烧得旺旺的,屋里暖和了许多。他们忙活着给牛添草料,我知趣就搬个木凳子坐在炉子边烤火。听人说:小祥叔年轻时也是随着淮海战役的支前民工向前线运送粮秣,也从战场上往下抬过伤员,虽然小祥叔有这样的光荣历史,但是,小祥叔属于那种大智若愚的性格,不善言谈,朴实厚道,问他这是真的吗?他只说去过藤县、费县,再问就是微笑一下,没了下文。闲下来的我就缠着让他们讲故事,可能是小孩子好奇心强的缘故,我最爱听鬼故事了,每次听完都吓得不敢出门,一听到风吹草动就蒙着头躲在被窝里,可每次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第二天晚上继续缠着讲。在我的记忆里《黄蛤蟆》印象最深,说的是黄蛤蟆这个人会算命,虽然算命都是蒙来的,但是他的运气还特别好,每次都能算对,最后名声鹊起,居然到皇宫里给皇帝找夜明珠,歪打正着,还真的找到了,最后皇帝拿着一个方盒子,让黄蛤蟆猜里面是什么,黄蛤蟆想到这次一定是死定了,叹声说了声:“黄蛤蟆!你死就死在这个盒子里了”!哈哈!盒子里居然就是一个鎏金金蟾。现在回想起来这一段就是刘宝瑞的单口相声 《黄半仙》。
         丰凯叔还会猜谜,时隔多年好多都记不住了,只记住了一个“买不来牛吃,买来了牛不吃”,我实在是猜不出来,急得抓耳挠腮,丰凯叔往墙上努努嘴,几个笼头挂在墙上,我恍然大悟猜出了“笼头”。
         小时候,农村经济条件差,在寒冷的冬天,乡下的生活简单又沉闷。记忆中,社员们晚上记完工分,喜欢三五成群来这里聚集在一块烤火取暖,谈天说地。小祥叔、丰凯叔他们人缘好,说话和气。由于来的都是本队社员,他们知道坐物放在什么地方,随便拉过来个凳子,围着火炉子坐了一圈,伸着手烤火,驱驱身上的寒气。乡亲们乐滋滋地围坐着,斑驳的烟袋锅凑在一块吧嗒吧嗒地抽着,在烟雾缭绕中唠着天南海北的闲话,记得逗保华的故事最多,保华为人老实,也是个车把式,唯一的缺陷有点对眼,得了个外号“晌午错”,保华看日头把握不准,总把上午看成中午,把中午看成过午,“晌午错”就是过午了,大家只要看见保华在这里,不管什么时候,故意看看天空,说一声“晌、晌、晌午错了,大家该收工吃饭了”!话未说完,一阵开心的大笑;说到尽兴的时候,他们高声地嚷着,恣意地笑着,好像他们就是天下最开心的人一样;有时候甚至为一个无聊的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,那个时候大家谁也弄不清,到底是“风雷”战胜“捍卫”,还是“捍卫”压倒“风雷”,(风雷、捍卫,是村里文化革命时两派群众组织的名称),可是吵闹归吵闹,不能伤和气,一袋烟的工夫那些不愉快的争论就忘得无影无踪了。
        “农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”,麦收时节,社员们虎口夺食,太阳烧得大地像着了火,在这难熬的烈日下,老牛拉着生产队里的大胶皮车,一趟一趟又一趟不停地穿梭在田间地头,大道与麦场之间,卸了车还要拉上沉重的大碾子,在厚厚的麦场中转着,一圈一圈又一圈……碾子发出吱呀吱呀、古老而沉稳的响声,和着麦场边树上知了的嘶鸣,更显出正午时分太阳的威力。随着麦粒的碾落,老牛“呼呼”地喘着粗气,身上的汗珠也多起来,汇成一沟沟小溪,顺着四肢流淌下来。
        秋季里,田间响起犁铧破土的声音,老牛踏着沉稳的步子,拉着沉重的犁铧向前走着,随着犁铧唰唰的响声,身后便展现出一片耕耘过的松软的带着泥土特有芬芳的土壤。
         不知什么缘故,我童年起就喜欢老牛,喜欢老牛身上缎子一样的皮毛,喜欢它们悠闲地倒嚼,喜欢它们那种无私的奉献精神,喜欢它们无怨无悔厚道品格。当人们望着那一仓仓粮食,面带笑容,互相谈论丰收年景的时候,当人们吃着喷香可口的饭菜的时候,可曾想起那些为此而耗尽辛劳的老牛?
          我的父辈就是那个时代厚道、勤劳的代名词,就是现代版的老黄牛,故乡还在,故乡的土地实现了农业机械化,农民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劳作了,父辈们下世了,老牛也谢幕了!但是,老牛那种任劳任怨,默默奉献的精神,更加充分体现了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的忠贞气节。我的前辈-----勤劳朴实的劳苦大众,他们都有着和老牛一样的气节和品质,这种品质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,鞭策我们去做好身边每一件大事小情,人是需要有一点精神的,只要有了老黄牛的精神与品质,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够创造的。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7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